mg老虎机平台|电子游戏娱乐官网

水墨时光更动人

  □ 记者 谢书韵

  人物档案

  秦健惟,1969年生于武进县万绥公社。现为江苏省美协会员、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、常州市美协会员、武进区美协理事、武进书画院特约创作员、袁晓园艺术馆研究员。职业画家,擅长写意山水与花鸟,作品多次入选江苏省、全国美术作品展。长期从事青少年美术辅导工作。

  秦健惟最近总是梦到家乡。齐梁故里,岁月清贫,小小少年,苦中作画。如今身处平凡幸福、教学相长的日子里,回忆起往事,倒是乐多于苦了。“想把已经拆掉的村镇画出来,也留下一点文化记忆。”他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。半生耕砚,写意语言正待突破;廿载育人,教学心得也需整合。不疾不徐,秦健惟铺开一张宣纸,点滴墨色渲染开来,又是一段从心出发的旅程。

  我痴:常怀赤子心 一路追梦而来

  “我的父亲是一名严厉的语文教师,管教我们兄弟三人十分严格。”而秦健惟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乖孩子”。“小时候在墙上乱画,长大一些,课本、试卷上也满是涂鸦。”对美术天生的热爱让他显得“不务正业”,少年人又不懂得转圜,为此没少挨打。

  在那个时代,爱画画的孩子是幸福的,原生态的自然田园是他们灵感的源泉,但也是匮乏的,缺少系统的教学,更无人领入门。秦健惟先是照着月份牌画:“老式挂历上,一对金绿的鸳鸯浮于碧水之上,前景是绚烂的桃花。这就是我于花鸟画的启蒙。”在街上看到别家挂在中堂的锦鲤图,他也久久不愿离去,回家之后再凭记忆临摹。家乡山水的形态,童年田园的色彩,让年幼的心灵水墨丘壑意态初萌。回想田间奔跑的年华,为村口的一朵花驻足,为枝头的一抹绿心折,在少年秦健惟稚拙的笔下,梦想是鲜活的,在生活的每个角落盛开。

  中考后,秦健惟的学业一度中断。为了生计,他开始工作了,但年轻的心并没有停止追梦。“有个声音告诉我,不能放弃。”秦健惟说,他抓紧一切机会学习、画画。每个月工资三四十块钱,一张宣纸就要七八毛钱,竟也坚持下来了。1991年,秦健惟考上中国书画函授大学,人生就此改变。

  我执:百转又千回 终成自由画家

  函授大学的课程设在市二十一中,秦健惟每周都从湖塘赶过去上课,风雨无阻。在学校,他结识了一众常州美术圈大咖,更从绘画基础开始学习,如饥似渴地汲取着艺术养分。1994年,因小恙住院,又有一段奇遇。“在医院无事可做,我就拿了一本素描本,成天写写画画。”有一位在荆川公园附近开烙铁画厂的企业家,看到了秦健惟的速写,大感兴趣,邀请他为企业定制烙铁画样稿。

  “烙铁画又被称为火的艺术,用烙铁和喷枪在木板上作画,是当时流行的一种工艺美术形式,很多作品都是出口的。”一周画一张样稿,秦健惟的生活水准大大改善。而青年的心中只有画画。“有一些余钱了,我立刻租了一间三层楼的私房,作为绘画工作室。”自此除了上班,秦健惟就埋首画斋,寄情笔墨,无论寒暑,从不懈怠。

  有天,他在工作室后门口生煤炉,遇到了一对散步的夫妇。“我一看,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戴老师么?”时任常州花鸟画协会会长的戴孟清,是一位有个性的女画家,也是重教惜才的教育家。“师徒缘分自此萌发,戴老师不仅在绘画一道上指点于我,在工作生活上也给予我很多引导与建议,是良师也是益友。”有了名师指导,秦健惟进益极快。先学花鸟,后习山水,在写意一路上,他愈走愈远。

  1995年,秦健惟结婚成家。次年,女儿出生。2001年,工厂转制,正如时代洪流中的许多年轻人一样,秦健惟离开了工厂。天高水阔,拔剑四顾,秦健惟的心中并不茫然。他知道,是时候了,是时候将毕生爱好作为事业,是时候将中国画与自己的人生彻底关联。自此,秦健惟终于成为了他想成为的自由画家。

  我琢:方寸小楼间 桃李报得春晖

  早在1997年,秦健惟开始在花东三村带徒授课。“从无心插柳的第一个学生,到两三个孩子来学画,再到小区里远近闻名的第二课堂。”在屋顶渗水的老小区阁楼里,秦健惟先是利用周末、节假日,搭建起一个绘梦的小天地;过了几年,随着自身转为职业画家,学生也多了起来,秦健惟想要打造更适宜创作的“方寸小楼”。

  他在广成东方大厦买了一套170平方米的大平层,把画室搬了过去,在此一开就是15年;多少孩子的艺术梦,在这里启程。

  以中国画为主,也教素描和色彩。秦健惟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天生的老师:“我喜欢和孩子们学在一起、玩在一起。学生的黏性很高,几乎没有中途离开的,大部分一学就是八九年,还有工作成家后带着自己的孩子回来学画的。”20多年来,秦健惟始终没有扩大规模,因为带学生须亲力亲为。他说,在养活自己和家人的基础上,希望能将美术的种子播撒到更多孩子的心田。

  除了在画室上课,出去到各学校上课,秦健惟是一个很“宅”的人。此人一生痴爱画画,一旦以此为业更是一发不可收。

  “创作要耐得住寂寞,而我在画斋中从不寂寞。”秦健惟说,造化是他的良师,古人是他的益友,更有爱画之心源为伴。他在临摹古画中习得传统真味,再赋予现代的语言、自身的特质。闲时,他也与画友一道出门写生。画家用画笔为这一方世界赋生,也让走过的时光更动人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