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老虎机平台|电子游戏娱乐官网

回忆我的大学梦

  闲来无事,翻看高中三年级时的笔记,发现在笔记本内夹有一纸,仔细一看,是一张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总务处签发的第119号《省常中膳宿证》。上面有我的姓名、毕业中学、用餐桌次、住宿房间……

  这是我1964年第二次参加高考时的一张《膳宿证》,距今巳整整55年!这张膳宿证勾起了我青年时代追求大学梦的回忆。

  1960年9月,我考入武进两所重点中学之一的奔牛中学。在校期间,勤奋好学,高二时当上班长。高三下半学期为迎接高考,学生分成文史和理工类上课。我偏爱文史,分在文史班并任班长。

  1963年7月,我从奔牛中学毕业参加高考,第一志愿是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,我对自己的选择满怀信心!

  7月7日上午,高考第一门课便是语文,当我打开考卷,作文题目有两个:《唱国际歌时想起的》《五一日记》,两选一。当时便有点蒙,选哪一题?第一题是议论文,觉得难度大,第二题是记叙文,又没有好的内容。犹豫不决了好几分钟,心里便有点慌,等决定了题目后动笔,思路全乱了!

  考试时间很快便过去了,当我悻悻步出考场,第一感觉是“完了”!后面的科目考试便失去了信心。发榜时不出所料,果然是名落孙山,只好回家种田。

  但我并未因此死心,自己是重点中学毕业的,成绩一向优秀,还是文史班班长,基础很扎实,怎么会考不上大学呢?我总结了自己失败的原因是临场发挥失常,我要再次拼搏!

  1964年高考临近时,我向父亲提出还要考。父亲了解我的情况和心情,通情达理同意了。当时离高考仅剩半个多月,6月20日左右插完秧农忙结束,我便开始自学复习。

  当时,家里人多条件差,我借宿在隔壁堂弟家的后楼上,从早晨4点到晚上12点,除了吃饭就是看书。那时可没有什么高复班,复习资料就是我保存完好的前一年的旧资料。白天尚好,一到晚上就遭罪了,没有电灯,又有成群的蚊虫骚扰,实在受不了,于是便将“美孚灯”拿到蚊帐里照明看书。有一天,堂伯对我说:你别把我的房子烧掉了!

  想想也对,房子是木结构,要是困了打瞌睡弄翻油灯可不是闹着玩的!于是,我找了两个瓮头,灌入井水,再穿上长裤,把腿伸到瓮头里,这样就不用在蚊帐里看书了。哈!这办法还真管用,既避免了蚊虫咬腿,又很凉快!

  半个月的卧薪尝胆,1964年7月7日,我再次进考场。翻开作文试卷,题目为《读报有感》,短文内容是一位红领巾少年帮助老大爷推三轮车上桥。我喜出望外,写这类文章是我的拿手好戏,毫不犹豫,奋笔疾书,一气呵成!

  轻松走出考场,我喜形于色。之后的数学、政治、外语、历史科目考试信心倍增!

  考毕回家,等待喜讯。发榜时间是8月20日左右。8月19日,没消息;8月20日,无音讯;8月21日,心情焦虑,闷头大睡。直至上午9点,堂伯在楼下喊我:“塘桥邮电所有你一封信,快起来去拿。”我没好气地回他:“你怎么不给我带回来?”他说:“是挂号信,要本人取。”我一听,立马就从床上蹦下来,这年代谁给我寄挂号信呀,一定是录取通知书!

  我三步并作两步,一口气跑到塘桥邮电所。邮电员仲文琴一见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,边把信递给我边笑着说:“恭喜你!”我接信一看,信封下面寄件落款是“江苏省招生委员会”,便迫不及待当场拆开一看:中国人民大学录取通知书!

  在场的人都向我道贺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终于圆了大学梦,而且是北京四大名校之一的中国人民大学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