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老虎机平台|电子游戏娱乐官网

三让功名 从容淡定

  好人好事 □ 陶克勤

  一个共产党员,已经退伍转业30多年,他在别人面前从不炫耀自己的光荣事迹,他朴实纯粹、淡泊名利,默默无闻地坚守在岗位上,继续发出他的光和热。

  他,就是苏岳明,现任西湖街道关工委和老龄委主任。今年73岁,须发皆白,但脸色红润。说话铿锵有力,眉宇间仍不乏刚毅豪爽的军人英气。他21岁参军服役,42岁转业。军旅生涯整整20年,把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党和人民。他在部队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,在经历两年零七个月的磨炼后,很快提升为营部副参谋,负责通讯联络工作。

  他最难忘却的是1984年到1985年那段时间。那是中国反击越南侵略者的峥嵘岁月。他所在的部队驻守在我国边境,战士们枕戈待旦,随时准备还击。

  终于等来了这一天。1985年4月初,他随部队越过边防线,他负责通讯联络,保证上下信息畅通,指挥员的命令及时下达,那时靠的是架设的地面电线,是部队的眼睛和耳朵。4月23日上午,他和通讯班班长叶桂安在一个无名高地检查电话线路时,突遭敌人袭击:落弹如雨,顿时硝烟弥漫,火光冲天,土石乱飞。老苏他们凭经验得知,在敌方一顿狂轰乱炸之后,我方铺架的电话线必遭破坏。“必须立即检查!不能让通讯中断!”于是他和叶班长猫着腰,顺着线路,一路仔细巡查,发觉竟有十六处被炸断。不容分说,立即抢修。但是刚换上的电线又被敌方炮火炸断了。“你炸我接,不信你能一直炸下去!”他俩在炮火中来回奔跑,飞速接线,往返共达8次,叶班长身上的备用线圈已经用光,抢修的任务完成了。老苏和叶班长几乎同时舒了口气,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和汗渍,露出双眼,相视一笑,以示“庆贺”。就在此时,敌人一发炮弹不偏不倚落在刚刚接好的最后一段电线上,而且炸飞了3米线路。如何让线路畅通,摧毁敌人的炮兵阵地?而两人身上却无一寸电线,怎么办?不容多想,老苏和叶班长手拉手,各自拎起了地上的线头,“倏”,电流通过了他和叶班长全身,顿时,两人全身发麻,脸上痉挛,嘴唇发抖……1秒,2秒……1分,2分……3分15秒。瞬间,我炮兵以雷霆万钧之势,摧毁了敌炮阵地,蹲伏的前沿部队一跃而起,杀得敌军措手不及……战斗取得了胜利。

  战斗结束后,上级要给老苏和叶班长记三等功,两人坚决婉拒,让给了一个独生子战士和一个孤儿战士,让他们在复员时有个好工作。老苏和叶班长这种“见危险就上,见荣誉就让”的风格在部队传为美谈。

  转业时,老苏面前有两个选择:一、立即转业,可以分配到当时县政府机关,找到一份体面可心的工作;二、继续留队,帮助上级整理总结对越作战的体会经验。他毅然决然选择了后者。因为他选择了留队,次年转业只能分配到国营大集体的滆湖农场,事业编制的单位。不变的初心,勤奋地工作。在转业后近20年的时间里,他先后担任农场党委委员、宣传委员兼场党委办公室主任等职。上世纪90年代初,他正在武进党校学习,全班64名学员报考公务员,他也跃跃欲试。时任党委书记的陈金法视他“农场之宝”,岂可轻易放他走,“你走了,农场怎么办?”一句话拨亮了他的心:缺我一人地球照转,但我没农场,怎能更好地施展才华?于是,他再一次放弃了“公考”的良机。尽管63名学员全部变为公务员,但他初心依然不为所动,一直坚守到退休,为农场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才智!

  老苏转业后,不忘初心,原地耕耘,在关心下一代和老年人工作中不断创造佳绩,先后获得了“优秀党务工作者”“先进集体”“先进个人”等光荣称号,他从不炫耀自己的过去,得到了西太湖人们的尊重和热爱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